帮帮抢:为何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
2021-10-26 13:02:45
  • 0
  • 0
  • 1

美团、阿里、头条、高德……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布局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这一连接线上线下日常生活的新赛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膨胀。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测算,2023年,本地生活服务行业规模有望达到32908亿元。

而在入局本地生活服务的众多玩家中,帮帮抢显得尤为特别。继3个月前获得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后,帮帮抢近日再次获得由移卡科技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增资。帮帮抢创始人王哲表示,本轮资金将会用于产品迭代、业务拓展以及团队扩张。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帮帮抢的母公司“寻找母星”就曾获得愉悦、云九资本的Pre-A轮投资以及大湾区共同家园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也就是说,近一段时间以来,帮帮抢或直接或间接获得的投资可能已经达到上亿人民币。

资本寒冬之下,即使是火热的本地生活服务行业,融资环境依然恶劣,几乎是巨头专属赛道。在此背景下,帮帮抢凭什么获得资本青睐,逆袭收获巨额融资?

答案或许就在三个关键词里:Z世代、下沉市场和商业模式。

Z世代的人心红利

近两年来,一直处于寒冬之中的资本市场呈现出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茶饮、拉面、炸串、咖啡等非常生活化的赛道,成为资本的跑马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茶饮品牌共发生融资事件15起,披露金额超50亿元,其中奈雪的茶获得58.58亿港币的战略投资,并于6月30日赴港上市,喜茶完成D轮融资,沪上阿姨则获得了一笔近亿元的A+轮融资。

再如拉面,从2020年起到现在共发生16起融资,包括陈香贵、马记永、张拉拉等拉面新贵,2021年披露的融资规模累计超过10亿元;又如炸串,投资人同样信心十足,夸父炸串半年内连续完成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 1.5 亿人民币。

至于咖啡,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6月,三顿半拿到CPE源峰资本、IDG等数亿元融资,M Stand半年内融资2起,金额超6亿元,“代数学家”拿到腾讯的独家战略投资,就连瑞幸咖啡也在4月拿到了新融资。

为何是这些看上去相当“小儿科”的业态获得巨量融资?根本原因在于,它们抓住了年轻消费者的兴趣习惯,在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中成为流行时尚,从而一炮而红。

同理,帮帮抢的模式也是在借力Z世代的“人心红利”,为他们创造一个低价好物组成的吃喝玩乐生态圈。

在这里,用户在线上向好友分享低价套餐,然后线下到店使用套餐。就像拼多多拼团一样,拼得越多,优惠越多,1毛钱喝奶茶,9.9元就能吃饱饭、吃好饭。

帮帮抢为年轻人带来的,是极为划算的生活服务,满足他们真正的幸福感,闭眼买都不会犯错。这一模式,表面上看属于薄利多销,但随着用户粘性提升,完全可以通过商业创新增厚利润。

这种模式前景,与奈雪的茶的面包品类,喜茶的联名款冰淇淋、蛋糕、青团以及星巴克的猫爪杯、钱包等衍生品有异曲同工之处。看着年轻人人喜茶排队疯抢的场景就可以推演出,帮帮抢未来的格局之大。

试想,当帮帮抢成为Z世代一出门就能立刻想到的吃喝玩乐10元店,其商业价值将达到几何?正因如此,资本市场才会不断为帮帮抢投“赞成票”,一轮又一轮的融资纷至沓来。

下沉为锚,反包城市

在过往的商业规律中,往往是一二线城市的企业、平台向下沉市场发起降维打击收割市场,从最初的肯德基麦当劳,到如今大多数的互联网企业莫不如此。

然而,现在的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华莱士、蜜雪冰城、拼多多、正新鸡排组成下沉市场四小龙,从低线市场反包高线城市,把竞争对手打得节节败退。在互联网市场,则有拼多多和抖音,从三、四线乃至五、六线乡镇市场崛起,完成“农村包围城市”的逆转。

究其原因,随着近年来下沉市场消费能力愈发旺盛,没有房贷压力的小镇青年的消费升级意愿也越来越旺盛。扎根下沉市场,能够形成一个可靠的基本盘,不断为企业输血,因此下沉市场发家的企业开始“越战越勇”。

可以为此佐证的是,据App Annie的移动应用预测报告中测算,2020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达到14亿,其中最大的增量来自一到五线城市的下沉人群。这代表着,尽管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但下沉市场依然处于增量时代。

而帮帮抢的优势,恰恰在于“可上可下”。深圳是帮帮抢创业的第一站,今年3月,帮帮抢小程序正式上线,仅用3个月就覆盖宝安、南山接近1000个门店,创下注册用户超10万人、平台整体日订单近万件的优秀成绩。

在下沉市场,帮帮抢的优势得以更充分地发挥出来。一方面,年轻人依然是低线城市消费的绝对主力军,在社交娱乐、休闲消遣等维度有着强烈的消费升级诉求;另一方面,他们对价格较为敏感,来自艾媒咨询的研究表明,下沉市场人群在购物上追求经济实惠,尤其是小镇青年,对折扣让利购物“情有独钟”。

基于独有的“小店模式”,即战略性选择将资源注入夫妻店、中小微商户,以免费资源位、0门槛入驻、赠送拍照/宣推营销等增值服务的方式,鼓励商户主动上传低价套餐,帮帮抢把低价好物做到了极致,同时依托低价套餐拓展社交营销,构建数字化的城市综合体,弥补了市场空白,为低线市场的消费人群提供极致的超值低价服务。即使是那些来自一线城市,让普通用户感到肉疼的高溢价的“大品牌”,也会降低到小镇青年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正如帮帮抢合伙人汪子俊所说:“公司背靠中国最广阔的消费市场,希望为10亿用户提供高频刚需的生活服务,让超值低价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消费升级时代,价格依然是影响消费欲望的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之一。用低价好物在下沉市场攻城略地的帮帮抢,正凭借天然下沉的业务模式在本地生活服务行业构筑护城河,积累更大的发展弹性。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帮帮抢也许将像拼多多一样,创造“农村包围城市”的新案例,从下沉市场出发进驻北上广,成为下沉市场新的引领企业。

跨城复制,未来可期

曾经有一段时间,只要有一份高水平的路演PPT,讲一个听上去很完美的故事,就能收获资本的青睐。那是无数创业者怀念的资本市场的黄金时代。

但在今天,单纯讲故事的企业和模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PPT融资”沦为笑柄。而帮帮抢之所以突破资本寒冬的桎梏,获得连续多轮融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其商业模式非常清晰,从拉新到扩张、裂变,都是能在“计算器”上按出来的未来。

帮帮抢的产品主要分为三个维度:第一是LBS,基于小范围地理位置的精准推送,第二是超级高频,超值优惠,高效地匹配需求供给;第三是“帮帮”社交属性,购买超值低价套餐需要邀请两位好友帮点助力,极大地拓宽了平台和套餐的传播性。

在此基础上,帮帮抢通过高性价比商品与社交裂变玩法,收获了极低的获客成本和极高的复购频率。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把帮帮抢当成一个“宝藏社区”,并且主动将平台向亲朋好友种草。

高效的获客表现,足以让帮帮抢建立高效率、亏损可控、快速回本的城市模型,在非常可控的业务团队人数和资金投入下,于14-18个月之间实现盈利。

如此的确定性和可复制性,足以与当年的海底捞相媲美——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可以用翻台率与未来门店数来计算企业估值。很显然,帮帮抢正是凭借这一商业模式以及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巨大的市场潜力,一举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纵观本地生活服务行业,诸多互联网巨头主App的框架,已经决定了其收费模式和商业模式难以下沉完成消费者与小店连接,而帮帮抢无论是对Z世代的吸引力,还是在下沉市场的潜力,亦或强可复制性,都决定了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发展质量将领先整个行业,并成为最终的赢家。

未来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必然会有帮帮抢的一席之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