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楚门,你能逃向哪里?
2017-12-20 10:36:37
  • 0
  • 0
  • 0

文/王新喜

日前,一篇《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文章,指出360旗下的“水滴直播”,将餐馆、商场、培训机构等现场直接直播上网,甚至男女互相喂饭,穿紧身衣练体形的女顾客等行为被人一览无遗,这引发了公众与业内的关注与质疑,截止12月12日下午,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超过10万+。

周鸿祎大呼水滴直播事件背后是黑公关推动,并悬赏比特币寻找“幕后黑手”。而我们知道,360过去过年一直强调的是用户至上与用户利益至上,360方面也表示自身已经尽到了告知责任:摄像头的直播功能,是默认关闭;是否开启直播功能,完全取决于购买的商家自主决定。只是商家开启直播时,没有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而且它还有100人的审核队伍,对直播内容24小时审核。

可以说,360在这里将硬件不赚钱,依赖软件与增值服务赚钱的互联网思维与“软硬结合”的商业模式贯彻的非常好。一方面,监控类摄像头过去只是商场餐饮等场所内部监控所用,但不会公开到互联网平台上,尽管360方面的表态有工具无罪,有责任的是使用者之意。但360摄像头与水滴直播是配套的,安装了360摄像头用户可以开启水滴直播上传互联网显然是其产品最大的卖点所在,对于商家而言,这是增值服务,因为实时直播显然可以为其线下店铺带来知名度与流量,“摄像机直播模式降低了小微企业推广成本”。并且可以满足其自身的窥私欲,做个监控摄像头跟直播关联在一起,本质上是放大了人性当中的恶,去满足人性的窥私与猎奇心理。

《新京报》此前数据披露:在此平台上进行直播的北京用户超过200个,其中商家直播间就有130多家。在淘宝店铺中,这款360小水滴智能摄像机月销售7602笔,已经卖出30多万件。

本质上,没有多少人可以容忍在未经许可并且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人拿着摄像头对着自己实时拍摄并且上传到直播平台供人评判,而这种实时监控直播,显然超出了人们容忍的边界——因为当你去参观吃饭,去商场购物、去书店看书,健身房做瑜伽,去网吧打游戏,去酒店开房、去试衣间试衣甚至去厕所……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出现在摄像头范围之内而被传到直播平台之上,被成千上万的陌生人点评观瞻,大家想象一下自己在挑选商品、吃饭逛街、开房的时候,被不知道多少只眼睛盯着时是什么心情?无论你是否愿意,你只要走入到摄像头之内,你的生活就已经在直播了,周鸿祎不可能不明白人们为何愤怒。

如今,线上的互联网巨头都在致力于抓住线下的流量入口,或者通过软硬件布局,将硬件作为软件平台的流量入口,许多互联网巨头秉持的是硬件不赚钱,软件与增值服务赚钱的金科玉律。但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隐私不可避免的成为了牺牲品。

早在1998年,电影《楚门的世界》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认为是对应并想象了今天这种实时监控直播的场景。在电影《楚门的世界》,主角楚门从小就被放置在一个模拟现实的巨大摄影棚中,他生活中的一切都在摄像头下,他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人们观看直播消遣的素材,但他本人对此都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它发现了自身置身于这个巨大的藩篱内之后,却毅然决定逃离。

不过在今天,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却在上演,然而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比电影版的《楚门的世界》更为邪恶,因为电影中,导演对楚门一举一动都会进行直播,但却有例外与道德底线——即每逢楚门上床,镜头必然移开,播放音乐。但在现实中,那些最为私密的行为却是吸引人们窥私欲中最为重要的卖点,但是,现实中的楚门当知道今天自己的处境之后,却除了愤怒之外,却无能为力,更是无所逃遁。

电影中楚门的日常不间断的每天直播却能让观众观看三十年不厌烦,而没有台本、无可预测未来的真实性是最为关键的吸引性因素,也充满了凝视与窥探的隐喻,而在窥探的过程中,人们达成个人欲望的宣泄。

而在这种实时监控与直播平台可以连接的模式中,那些喜欢窥探他人隐私的观众显然并不能保证永远当观众而不做被人窥探的楚门,因为当连接直播平台的摄像头遍布各个公众场所的时候,人人都是楚门的时代并不遥远,你无法确保自身就不会出现在别人的屏幕之上,也就是说,没有谁能置身事外。在楚门的世界中,楚门是被掌控的,但人们可能会忽略,每天观看楚门日常的观众大抵也是在浪费生命和智商,也是被禁锢的对象。楚门发现自身的命运被导演掌控同时,想着要逃脱这种禁锢,但如今观众却自始至终无人想过要跳出藩篱。

在美国,去年苹果与FBI对抗升级,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要求苹果协助破解恐怖分子iPhone的密码事件,但苹果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拒不开后门,谷歌、Twitter、Airbnb、Square以及eBay、AT&T和英特尔、Salesforce、甲骨文、IBM、Facebook等硅谷巨头纷纷驰援苹果,这些科技公司这么做的目的是试图消除市场对“它们参与大量机密美国监视项目”的担忧。

这种担忧是缘于无论是谷歌、苹果还是facebook,它们生存的根基都是基于用户增长与忠诚度的基础上、你拥有多少活跃用户、你的用户转化率、存留率与用户占有时长是多少等等,从某种程度上说,互联网巨头的商业模式都是基于对用户隐私的占有的基础上。

但正是因为如此,科技巨头掌握了巨大的隐私信息和业务数据,所以不作恶或者说确保个人隐私安全成为许多硅谷各科技巨头明面上心照不宣的默契。在硅谷,无论是微软谷歌还是苹果Facebook,都曾经因为不为政府开后门秉承坚守用户隐私的信条而与政府监管部门进行了大量的博弈,因为这些巨头明白,它们的商业模式都是基于对用户隐私的占有的基础上,那么科技巨头需要确保对用户安全隐私的达成保护并获得用户信任。

但在国内可能是另一种情形。因为中国许多互联网厂商做产品的思路就是将用户当小白。所以,不知不觉之间,在这种思维的导向下,就慢慢觉得用户就是可以随意忽悠无视自身隐私权益的小白。而这样一来,本质上就在削弱它们自身的根基性的价值观——保护隐私、安全、自由、不作恶。

360或许已经忘记了,安全是它的品牌的重要标签与安身立命之本,而互联网隐私安全则是用户安全最为重要的一环,正如有人说到,人们并不知道那一个个电子荧屏之前,注视着我们的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想要做什么。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人们生活行动轨迹进行直播公开,本身也恶化了直播下个人的人身安全。而360是有使用户隐私免于遭受侵犯的责任的,而不应该是直播平台商业模式的盈利来源。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可以说,大量用户的隐私都被科技巨头掌控着。西方用户向来有注重个人隐私的传统,这是科技公司开展商业营收的底线,科技公司和用户间的信任关系是整个业务的核心,在国外,科技公司都有约定俗成的不作恶的信条与自由平等开放的互联网理念,这是科技巨头们的平台原则。但在国内的今天,随着人们在精神物质层面的提升,对隐私安全会越来越敏感,一旦用户对某厂商的信任崩塌,其建立在用户隐私上的商业模式同样会岌岌可危,成败关键皆系于此。

在崇尚自由的西方,楚门的世界实际上是对科技世界的一种道德层面的否定。它们揭露了我们生活可悲的一面——科技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但也暴露了人们的隐私困境与精神世界的匮乏与空虚,然而当现实中的楚门的世界正在上演时,人们终将发现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楚门,没有人能永远当观众。然而,当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楚门的今天,你又能逃向哪里呢?

作者:王新喜 TMT资深评论人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我的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